假使國人名下都有房產,遭遇當前房價下挫的逆風,官、民、商將如何以對?救市會否還大逆不道呢?
  年初以來,慣常高歌猛進的房價突然潰不成軍,降價潮自三、四線城市始,殺至二線,乃至一線城市也岌岌可危,時機又逢美國縮減QE、全球進入通縮周期、中國經濟吃水下沉之際,如北方五月襲來的飛雪,令人措手不及。在經濟學眼中,資產價格漸次走低,已預示了不景氣,又加之各地成交斷流佐證,房地產危局已是無疑。既然生病,打針吃藥總跑不了,鄭州、杭州、南寧等地陸續開出方子,鬆綁限購、政府擔保云云。
  這一治不要緊,各路苦主聞風而動,陳冤舊恨頓作傾盆雨。說不盡風雪裡搬家的眼淚,道不完蝸居中無言的嘆息,民情可憐,民憤可畏,如此道德的法場,又有誰敢引頸。於是中央靜觀其變,地方進退兩難,房地產業獨立於危牆之下。
  這情境仿佛似曾相識,我們將時間拉回不遠的2008年,美國有一家投行叫作“雷曼兄弟”,人稱“華爾街的吸血鬼”,此刻正扒在懸崖邊上,救與不救,令美總統撓頭。若伸一把手,必是民怨沸騰,背上殺貧濟富的罵名;若退避三舍,又恐捅出什麼婁子。權衡再三,這位美國第43任總統英明決斷,不救!由此,全球金融危機大幕開啟,破產、失業步步緊逼,纍纍孽債,時至今日尚未償完。歷史雖不簡單重覆,卻也不厭煩新瓶裝舊酒,再次端上臺面,喝與不喝,考驗著當家人的膽識。
  假如我們生在理想之國,人人所有其屋,當下之困是否迎刃而解,百姓不願財富縮水,政府自會傾囊相助,地產商也就安枕無憂。由此看,國民人皆有房,則救市道德,人皆無房,則救市不道德。現實中,則要看有房者占國民的比例,若有房者多,救市必是當仁不讓,反之則冒天下之大不韙。而有資料可查,我國住房自有率竟在90%左右,救市功過已不肖再說。況且,若對房地產危局聽之任之,屆時經濟墜毀、失業遍地,無房一族恐更加難以上岸了。
  難愛難恨房地產,值此臨淵之際,亦是中國經濟一念天堂、一念地獄之時,國人能否拋卻心中芥蒂,難忍能忍、難捨能舍,行應行之事,也是少年中國成熟與否的標誌。
  文/易寧  (原標題:難愛難恨房地產)
創作者介紹

jarvis

ih32ihksk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